直击央视过火楼拆除现场 “烧掉几十亿元”不实

  日前,北京晨报记者作为独家进入央视过火楼探访的媒体,现场目击了央视过火楼顶部网架和外墙的拆除工作。“拆除工作进展顺利。”央视过火楼外墙拆除的总指挥江苏黄埔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首善陈光标兴奋地表示,如果没有恶劣的雨雪天气影响,预计央视过火楼的外墙拆除在春节前可以完工,进入到内部拆除阶段。

  11月18日14时,记者走进位于东三环上的央视新址大楼工地,只见工地上四处可见头戴安全帽、身穿迷彩制服的施工人员,制服的后背上写有“江苏黄埔”四个大字。工地上的杂物堆放整齐,有的地方堆放着刚刚从楼顶上切割下来的大钢架和钢球。

  记者看到,过火楼四周都是用钢管搭建的脚手架,明晃晃的脚手架像蜘蛛网一样直上云端。“这个脚手架高约159.1米,创造了世界第一。”陈光标自豪地说,据他了解,世界上没有一个建筑公司将脚手架的搭建高度达到了159.1米。因为对央视过火楼网架的拆除属于保护性拆除,因此难度非常大,可以说是拆比建难,仅仅是搭脚手架就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记者在现场看到,过火楼的东侧和南侧各有一个大塔吊,南侧大塔吊高达180米,负责将过火楼顶部拆除下来的网架吊到地面,东侧的塔吊高约百米。工地四周整齐地堆放着拆下来的网架碎片,这些被火烧过的网架有的已严重变形。现场随处可见被切割下来的大钢球。工作人员称,这些大钢球是网架的重心,由直径25厘米或15厘米等型号不一的钢管连接在一起,构成了一个整体的网架,并控制着大楼的结构和平衡。

  戴上安全帽,记者走进正在进行拆除施工的过火大楼,只见大楼内部的墙壁已变黑或发黄,处处都留下大火炙烤的痕迹。“大楼的两部电梯非常好,大火没有烧到,经过简单修理后还能用。”施工人员说。走进电梯,电梯操作工按下37,然后爬了三层楼梯,记者直接来到顶层的拆除施工现场,四周除了脚手架和防护网外,再也没有其他束缚,有种在云上的感觉。“你很荣幸,成为央视大楼着火后进入拆除现场的第一名记者。”陈光标对晨报记者说。

  在大楼的顶部,记者看到,近千平方米的施工现场,全部是用钢管搭建好的脚手架,数十名施工人员正在现场紧张地工作。为了保证网架的平衡,注册送礼金,施工人员还用近万米长的粗钢丝绳系在大楼的四个角上,然后用斜拉的方式控制整个网架的平衡。近千个控制网架重心的钢球下面都顶着一个红色的千金顶,上面写着20T的字样,每个千金顶旁边还放有一个液压指示仪,显示着每个钢球的受力变化,如果出现偏差可随时报警。总工程师告诉记者,这些千金顶旁边压力表上的数据、连接钢管的传感器上的数据时刻与控制中心的电脑相连。那么,神秘的数控中心又在哪儿呢?

  乘电梯下到18层,工作人员打开一个不起眼的铁门,再开打一个小门后,进入了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子,三种颜色的数据线直接牵到房中,与电脑相连,屋里三台电脑正在飞速运转。

  “这间小屋就是过火楼工程的控制中心,一般人是不知道的。”拆除现场的总工程师说,该控制中心的电脑实时地掌控着顶层拆除现场中每个千斤顶液压仪上的数字变化,电脑系统会每隔五分钟进行一次计算,如果出现突发情况,系统会立即报警,并提示是哪个地方出现问题,施工现场会立即停止,然后采取补救措施。“因此这个房间可是我们的命根子。”工程师一脸严肃地说。

  随后,记者参观了位于18层的过火楼内部的拆除现场,只见施工人员正在搭建楼内的脚手架。记者在现场看到,脚手架由一根根长约一米多的钢管搭建而成,每个连接处都用螺丝拧紧。“搭脚手架是基础,也是基本功,必须得搭好搭牢固。”工作人员称,楼内的脚手架从五楼的平台开始搭建,一直要搭到18楼,高度近百米。

  “整个拆除现场,顶部的拆除工作是最难的。”据拆除现场的工程师介绍,整个大楼的网架呈门字型,而且东低西高成6度坡。因为是保护性拆除,拆除步骤是从上到下,从外到里,从边缘到中心逐步拆除。因为网架是一个整体,每切割一个地方,每拆除一处,都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位工程师说,在开始拆除前,他已经做了无数次的模拟和试验,觉得万无一失后他才开始动手。今年10月20日,拆除工程开始试验拆除,10月30日,正式进入实质性拆除阶段。

  “对大楼顶部负责控制网架重心的大钢球的拆除工作特别费劲。”据工程师介绍,顶部共有780个钢球,最重的140多公斤,最轻的50余公斤,每个钢球和连接钢球的钢管都作了编号。“这么重的钢球必须要控制好,一个个被切割后,再通过塔吊将其吊下去。最要命的是,每切割完一个钢球后,这个网架的受力还会发生变化,甚至发生倾斜。”确如该工程师所说,记者在现场时能明显地感觉到,施工人员的每一次切割、分离,整个网架都会微微晃动。

  据介绍,在整个拆除的工期中,拆除顶部网架工期占了很大比重,如果顶部的拆除工作顺利完成,那么接下来的拆除工作就会容易很多。

  陈光标:目前一切进展顺利。自今年8月11日起,项目部正式进入央视过火楼,随后便进入了拆除网架最基础的工作搭脚手架。央视的过火楼共159.1米高,四周的脚手架也要搭这么高,搭架共花了两个多月时间。经过多次专家论证和模拟拆除后,直到10月底才正式进入拆除阶段。

  陈光标:如果没有出现恶劣的雨雪天气,预计春节前外部的网架拆除可以完成,然后进入大楼内部的拆除工作。原来预计工程将在明年的5至6月完工,按照现在的工程进度,整个工期预计会提前至3月份完工。

  陈光标:此次拆除具有极高的技术和安全要求:一、超高层、无任何内外立体防护设施,拟拆卸的部位涉及外立面和屋顶系统,增加了施工难度、安全防护措施复杂多变;二、保护性拆卸情况复杂,必须完整保留主要钢网架结构的预埋件及主体结构不受拆卸破坏和损伤;室内部分仪器、设备、管道已经就位,拆除过程中需坚决保护;三、过火后网架结构具有不稳定性,拆卸网架结构应力的不断变化,增加了难度及复杂性。四、施工位置位于市区繁华地段,要求更安全、更高效、更环保,万无一失。

  陈光标:我们在拆除过程中采用国际先进设备和水压、液压、金钢锯、氧焊切割、静力欲裂拆除法等国际领先的高科技拆除技术,以有效降低噪音,减少灰尘,尽最大努力确保环保与健康安全。

  针对金属幕墙、网架拆卸工程的特殊性,为解决高空金属切割火花四处飞溅的弊病,专门选用新型金属切割设备等离子切割机及碳弧气刨机等高科技设备。

  对于拆除后的建筑垃圾,采用国际先进的移动式变形金刚破碎筛分分解,对拆除下来的废旧混凝土现场破碎,加工成商品混凝土骨料、建筑砌块集料、道路填铺料、三合土集料等不同用途的再生材料,可使加工后的建筑垃圾成为建筑商品,大大提高了废旧混凝土的利用效率,有效实现了拆除工程的环保化、无污染、零排放,使传统拆迁走上了循环经济、绿色经济的发展之路。

  陈光标:此次拆除和修缮的是在火灾中损坏的外装修幕墙和用于固定幕墙的网架,因此,大楼内部的使用功能不受影响。在拆除过程中,我们已充分考虑了下一步恢复外装修的需要,尽可能为重建创造便利条件,所以,修缮后外装修也是和原来一样的。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央视过火楼的损失并没有像有的媒体报道所说的那样损失几十亿元。”陈光标说,从拆卸央视过火楼的玻璃幕墙到幕墙的重新装修,预计总花费不到两亿元。里面的许多东西比如钢筋、包括很多装饰都是完好的,如果把央视过火楼比喻为一个人的身体,央视过火楼损失的只是外皮,筋骨根本没伤到,因此大楼外墙经过重新装修后,应该不会影响功能和使用。

  记者乘坐电梯参观了部分央视过火楼层,发现里面的墙壁已被大火或浓烟烤黄或熏黑。“等网架拆除完成后,里面只需要重新粉刷一下,就白了,很简单,不会影响它的使用功能。”据施工人员说,因为是保护性拆除,原有网架和玻璃幕墙拆除后,再换上“新装”,功能将和原来是一样的。

  今年11月14日,著名地产人士王石在微博上对央视过火楼发表言论称,“大火之后,是继续使用还是拆了重建论证了许久,结论:拆”,并配发了一张央视过火楼的照片。王石同时称,该过火楼创下了钢铁建筑寿命最短的纪录。王石短短的几句话,引发网友热议。

  对此,陈光标在微博中回应称,据他所知,在北配楼火灾后,经过专家多次论证,最终结论是:“钢筋混凝土主体结构完好,可继续使用,不受任何影响,对受火的外装修钢网架和金属面板部分应拆除重建。”

  陈光标说,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从10月开始正在进行外装修钢网架和金属面板部分的拆除,进展非常顺利,这一工作将不会对楼体主体结构造成影响。

  央视“过火楼”是中央电视台新台址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央视的电视文化中心(TVCC),被称为北配楼,邻近央视新大楼。

  该建筑高159.1米,建筑面积103648平方米,地上部分主要由5层高的楼裙和30层的塔楼组成。两层地下室主要用做车库及设备用房。

  电视文化中心大楼里计划建五星级的豪华酒店,酒店设在TVCC大楼主体内,第5层为酒店大堂及餐厅、商店、游泳池等公共活动场所。大堂上部南北两侧为300间客房合围成的中庭,主楼顶部为酒店的风味餐厅。

  159.1米位于央视过火楼的顶部的边缘,一名年轻的氧焊工正在紧张地进行切割。记者看到,这些顶楼的网架中,有的钢球和连接钢管已经严重变形。这名年轻的氧焊工头戴安全帽,身穿迷彩服装,手持氧焊枪,他的左右没有防护网,只是腰部拴着一根用来保护的安全绳,脚下的几米处是一张张横向的安全网。氧焊工跨坐在网架的连接钢管上,每挪动一步都小心翼翼,氧焊枪喷出蓝色的火苗,发出“哧、哧”的声音,氧焊枪的火焰所到之处,钢管立即呈现一道红色缝隙,几分钟后一根钢管切割完成。整个切割过程没有出现渣滓飞扬。

  来回反复切割几次后,一块大的钢架切割完毕,接下来就需要用吊车来运到地面。“别看只有这么一点,因为都是钢筋结构,所以特别重。”工作人员说。

  “说实话,这些氧焊工人很危险,也非常辛苦。”据施工现场的负责人介绍,因为顶层作业的氧焊工人属于高空作业,劳动强度非常大,超出一般人想象,因此他们所得的回报比一般的施工人员要高。“氧焊工每天的工资都在350元以上,是不是比你们记者的工资还高?”这位工地负责人笑着说,氧焊工人的工资比他的工资还要高。另外,这些高空作业的施工人员的生活标准也很高,因为工人都来自南方,每隔几天就要喝炖鸡汤或排骨汤滋补。

  “刚开始有点害怕,慢慢就适应了。”氧焊工小刘说,他老家是江苏农村的,今年已是在江苏黄埔工作的第三个年头。公司还对工人进行了严格的选拔,他因为在焊接工作中零差错而入选,每天350元的工资比平时高出一倍左右。